金通工業網

產業

當前位置: 首頁 > 游戲 > 產業 > “隨機游戲”催生數十倍溢價 盲盒監管不能“盲”

“隨機游戲”催生數十倍溢價 盲盒監管不能“盲”

社交平臺上眾多網紅博主為“盲盒”實力代言,簡單的開箱視頻就能收獲數萬評論和點贊,買到或抽到限量款更是引來歡呼聲一片。

流行的網絡段子說,“買夠100個盲盒就收手”,繼“現在出門,馬上到”“今天一定不熬夜”之后,成功入選當代社會第三大經典謊言flag,可見盲盒這個小玩意的火爆程度。

玩家對限量版、隱藏款的癡迷引發了二手市場的極度火爆。二手交易平臺上,一個原價59元的玩偶飆到2350元的高價,翻了近40倍。據媒體報道,盲盒交易已經是一個千萬級的市場。

盲盒玩家“剁手”實力增長最快

所謂“盲盒”,就是不透明的盒子中,裝著表情呆萌、設計時尚的人偶玩具或動漫劇中卡通形象,只有拆開包裝后,才知道自己抽到的是哪一款玩偶。區別于普通玩偶,購買盲盒的樂趣在于神秘感。

盲盒文化源于美國興于日本,其鼻祖扭蛋在日本價位集中在200至300日元(13至20元人民幣),受眾主要是孩子。如今,這種文化開始從日本傳到中國,價格成倍增長,擁躉從孩子囊括到許多年輕群體。天貓發布的《95后玩家剁手力榜單》中,盲盒收藏成為硬核玩家增長最快的領域。

中國最知名的盲盒生產商是泡泡瑪特,其店員介紹,盲盒有固定款和隱藏款之分,有的隱藏款出現的概率極低。以市面上較受歡迎的某知名盲盒品牌的一款隱藏款玩偶為例,其出現的概率僅為1/720。

玩家反映,購買盲盒,就像是誘餌一般,勾著人不停購買,圈子里還創造出如“端箱”“搖盒”“蹲店”等五花八門的玩法,它的賭徒心態像玩心跳中彩票一樣讓人著魔,羊群效應對應著“好奇+娛樂+從眾”的普適消費心理。

沒有價值的“隨機游戲”催生溢價

盲盒被人詬病最多的,是盲盒中的玩偶都屬于低端產品,是沒有任何技術含量的標準工業品,因為它們只有成本和價格,本身不存在價值。而盲盒抽獎形式的玩法和一些人兒時抽水滸卡一樣拼概率極為相似,也不存在門檻。有經濟界人士指出,當30%的人意識到盲盒沒有價值,這種大家普遍討論的經濟現象就會自然消散。

盲盒炒作成為媒體報道的焦點,“隨機游戲”之癮背后的真正贏家是黃牛、售賣平臺和企業,例如國內的潮玩品牌泡泡瑪特從2015年瀕臨倒閉的狀態到現在年入3個億。另外,二手盲盒交易成為千萬級的市場。過去一年,閑魚上有30萬盲盒玩家進行交易,細數閑魚上漲價迅猛的熱門盲盒,第一名要數泡泡瑪特的潘神圣誕隱藏款,原價59元,現在在閑魚已經賣到2350元的高價,狂漲近40倍。另一款泡泡瑪特的molly胡桃夾子王子隱藏款漲幅也很高,原價59元,現在閑魚均價1350元,翻了近23倍。另外,labubu的宇航員隱藏款原價699,在閑魚的價格已經漲到3000元,翻了4.3倍。

盲盒的火爆不僅僅是經濟現象,還是圈層文化的表現。企業投入銷售渠道,尋找適合消費的場景,通過線上、線下的營銷活動對一些IP進行推廣,鎖定更多消費群體。商家通常使用兩種營銷手段撩撥玩家心弦:隱藏款驚喜營銷,限定款饑餓營銷,物以稀為貴的道理在商家手中拿捏得當。除了限制發布玩具數量,商家還設置消費規則提高購買門檻。

應引導未成年人不被商家“套路”

盲盒可以說是繼炒幣和炒鞋之后的又一個新圈。而這看似火爆的行情,究竟是真實供需關系的反映,還是有人投機炒作?由于市場的不透明,消費者很難辨清。面對不斷火爆的盲盒,廣大消費者尤其年輕人請別深陷其中,一定要節制消費避免成癮。

法學專家表示,政府監管部門也應該主動出擊,加強對盲盒的監管,讓盲盒的監管不“盲”。首先,監管部門應該加強與互聯網運營商的溝通合作,強化對上線盲盒的把控,防止含有低級內容的款式出現。另外,針對盲盒的受眾中未成年人缺乏風險識別能力的特點,監管部門應該加大宣傳,引導家長對子女的監護,避免孩子不斷投錢購買盲盒,或從二手交易平臺上高價購買盲盒,被不法商家“套路”。最后,監管部門還要加大規范盲盒的經營秩序,對交易不透明的經營、違規的炒作行為以及發布虛假廣告等問題,監督督促整改,并提請執法部門追究其法律責任。文/王珉

原標題:“隨機游戲”催生十倍溢價 盲盒監管不能“盲”

相關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