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通工業網

債券

當前位置: 首頁 > 財經 > 債券 > 申報萬億專項債 多地發改委全員出戰

申報萬億專項債 多地發改委全員出戰

為應對經濟下行壓力,全國正掀起一股地方政府專項申報熱潮。

財政部最新數據顯示,截至9月底,新增地方政府債券發行30367億元,完成全年新增地方政府債務限額的98.6%。其中,新增專項債券發行21297億元,完成率為99.1%。

隨著今年地方債發行基本完畢,9月的國務院常務會議提出,將“提前下達明年專項債部分新增額度”。根據2019年新增專項債限額的60%測算,2020年專項債提前下達的新增限額為12900億元。

已有多個地方政府網站透露,8月下旬以來,國家發改委先后3次以“緊急通知”的形式,要求各地組織申報地方政府專項債券。截至目前,多地已完成三批專項債券申報工作。

各地部署專項債申報工作時,使用了“全員出戰分任務”“爭分奪秒趕進度”“一把手親自抓”“搶抓政策機遇‘窗口期’”等詞匯。此前,安徽省六安市發改委對專項債作出緊急部署后,下屬的金安區發改委“全員出戰”,僅用3天時間就完成了第三批專項債的申報工作。

發行政府債券是地方政府唯一的合法舉債融資方式,而專項債又是地方基建投資的重要資金來源。中央財經大學財政學院教授溫來成對時代周報記者分析,此次地方掀起專項債申報熱潮,與當前經濟增長的下行壓力比較大、情況不容樂觀有關。

“我們這邊的財力稍差一點,基礎設施投資很大一部分要靠債券。現在這方面的工作任務很重,如果沒有它,相當于要斷糧了。”廣西某地級市財政局工作人員此前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

對當前各地積極申報專項債,有聲音擔憂地方政府會虛標項目收益率或是一些不符合規定的項目,以盡快獲得專項債的資金支持。溫來成認為,專項債券以項目收益為償債來源,這要求加強項目管理,保證項目的真實性和收益水平,“如果項目收益不能償還本息,會造成違約,影響政府信譽。一定要做好申報的前期工作”。

多地完成三批專項債申報

公開信息顯示,從8月初開始,各地財政部門陸續籌備開展2020年政府債券的申報發行工作,比往年提前了三個月左右。另據山東省濰坊市發改委網站透露,自8月下旬開始,國家發改委先后3次發布關于組織申報地方政府專項債券的“緊急通知”,隨后各地專項債申報工作加速推進。

其中,濰坊市分別于8月31日至9月1日、9月5―7日、9月19日開展了三批專項債券社會事業領域項目審查及申報工作,分別篩選出7個、15個和25個社會事業領域項目—第三批申報數量超過前兩批之和。除了社會事業領域,截至10月7日,濰坊市還完成了第三批專項債券農林水利領域項目的申報工作,共篩選上報24個,申請債券資金29億元。

濰坊市發改委網站9月17日發布的信息稱,濰坊市共有18個項目納入2020年國家重大建設項目庫第一、二批專項債券項目,專項債券資金需求28.22億元,納入的項目數量和資金需求居山東省第三位和第四位。

不止濰坊,云南省文山州廣南縣表示,堅持一把手親自抓、親自研究項目,強化項目專班,加班加點做好申報工作。截至9月17日,廣南縣向省、州申報地方政府專項債券162.27億元,其中,第一批、第二批、第三批申報項目數量分別為12個、11個和28個。

一些地方上報專項債券項目后,為爭取通過審核,積極拜訪國家發改委。河北省邯鄲市在上報第一、二批債券項目后,9月23日又上報了114個擬爭取第三批專項債券項目。9月25日,邯鄲市發改委到國家發改委投資司進行拜訪,希望國家發改委對邯鄲市的上報項目予以關注和重視。

拜訪中,國家發改委相關處室指出,地方要進一步完善項目前期手續,落實土地規劃、審核、備案等手續,夯實項目開工的基礎條件,提高命中率。

9月份國常會議明確要求,2020年專項債使用范圍拓展到交通、生態環保、職業教育、托幼、養老等10個領域,但不得用于棚改、土儲。Wind數據顯示,2019年前7月,地方專項債投向占比最高的兩個領域恰恰是棚改和土儲,分別達37.9%和33.3%。鐵路、公路、供電供氣等領域合計占比不足10%,但今年的基建投資增速一直在低位徘徊,始終未突破5%。

防止項目收益虛高

國家統計局新聞發言人付凌暉曾在今年9月中旬的新聞發布會上表示,從前期情況來看,基礎設施投資增長并不高。面對這種情況,中央將進一步增加專項債的發行,將明年部分新增專項債額度提前至今年發行。據《第一財經》報道,2020年部分專項債額度最早有望將在今年10月份下達,但是否會在今年四季度發行,目前還沒有準確信息。

專項債發行始于2015年,主要是為了適應地方政府基礎設施等公益類項目建設的投融資需要。由于是公益類項目,市場投資機構普遍認為,專項債的項目收益不可能也不應該高。

隨著專項債的加速推進,有業內人士開始擔憂。

國務院參事室特約研究員婁洪等人,在8月底發表了一篇名為《更好發揮地方政府專項債券的作用》的文章。文章指出,專項債券項目收益的真實性直接涉及專項債券的風險防控與可持續性,“目前一些地方政府希望通過抬高項目收益吸引投資,導致有些債券項目披露的收益虛高”。

此外,根據此前各省公布的2018年度審計工作報告,專項債項目儲備不足、“錢等項目”、地方政府債券資金閑置的情況亦比較突出。

如何避免上述現象出現?溫來成表示,此前國家發改委要求地方政府的入庫項目要做好前期工作,比如項目的可行性報告、前期的地質勘察、初步設計等。各個地方要做好項目庫的管理,提高在庫項目的質量,保證資金到位后,能夠實現開工建設。

婁洪認為,正是信息披露不實導致部分項目披露的收益率虛高。他建議,嚴格把住信息披露真實性的關口。同時,管理部門可以考慮以一定收益率作為專項債券對應的公益類項目內部收益率上限和下限,指導各地合理測算項目收益覆蓋倍數。

經過五年快速擴張,新增專項債的規模已經從2015年的959億元,躍升到2019年的2.15萬億元,增長迅速。

“此前地方債發行會出現‘上半年無債可發,下半年集中發債’的情況,會推動專項債的利率上升。提前下達新增限額,有利于使得明年每個月的發債額度大致保持均衡,降低發債成本。”溫來成分析。

上海財經大學公共政策與治理研究院首席經濟學家楊暢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9月國常會議部署具有明確的政策指向性。但值得注意的是,從地方政府專項債券發行到基礎設施投資增速回升之間,仍然存在鏈條傳導問題,如何激發地方政府加大基礎設施投資的積極性,打通鏈條傳導阻礙,應是未來政策著力的重點。

相關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