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通工業網

降價

當前位置: 首頁 > 汽車 > 降價 > 帶量采購擴圍再開標,敢降價和敢不降價的藥都有哪些?

帶量采購擴圍再開標,敢降價和敢不降價的藥都有哪些?

原創: 吳靖 王晨 八點健聞

帶量采購擴圍再開標,敢降價和敢不降價的藥都有哪些?

- 25省區帶量采購價格再創歷史新低——在上一輪“4+7”平均降幅52%的基礎上,又降了25%。
- 第一次帶量采購實施情況良好,藥物使用量和賬期如約執行,多家藥企結束觀望期。
- 帶量采購擴圍讓多家藥企意識到,改革大方向不可逆轉。
- 多家首輪中標的企業,本輪因其他企業報價更低而被迫出局。
- 股市對中標結果反應激烈,有意思的例如京新藥業,昨天因出局瞬間跌停,而去年12月則是因中標而暴跌9.74%。
- 國外仿制藥出現后,原研藥價格都會大幅下降,但在中國,原研藥卻能保持高價多年。帶量采購可以倒逼原研藥降價
- 價格戰中,也有不降價就能中標的品類,那些獨家品種仍具有優勢。

帶量采購擴圍再開標,敢降價和敢不降價的藥都有哪些?

△圖片來源:yestone
2019年9月24日,25省區帶量采購競標在上海舉行。近80家藥企參與、涉及139個品規的競標過程異常激烈,擬中選結果出爐,價格再創歷史新低——在上一輪4+7帶量采購平均降幅52%的基礎上,這次又降了25%。
相對于藥企人士的驚呼,參與政策設計和受邀親臨競標現場的專家們相對平靜,在今年春天第一輪4+7帶量采購實施之后,他們做了多項調研,對此結果并不意外。一位參與現場競標全過程的專家表示:“報標,中標和確標過程中,進展比較順利、平穩。”
北京大學藥學院主任史錄文表示,降價幅度大的原因有三:
其一,上次只是4+7個試點城市,現在擴大到全國范圍,銷售使用量擴大了許多倍,以更大的市場量換價格,中標價格會有降低;
其二,由獨家中標擴大為三家通過一致性評價的藥企中標,更多的藥企參與;
其三,第一次帶量采購的實施情況良好,國家承諾給中標藥企的藥物使用量和賬期如約執行,企業在讓利的同時,銷售成本、財務成本也有所降低,多家藥企結束觀望期,尤其是有能力的大藥企有更多的熱情和積極性參與。
帶量采購擴圍讓多家藥企意識到,改革大方向不可逆轉,以往在“舊時代”無往而不利的經驗思維,將成為新時代下制約企業發展的緊箍咒。

一位在去年參與過4+7帶量采購、今年參加擴圍的專家概括了兩次參與的感受:“去年4+7是一場大雨,今年擴圍是秋高氣爽。策略很有學問。過去企業只懂產品,熟悉營銷,卻不懂策略。以后,企業戰略與布局,是被逼學習的新學問。”

帶量采購擴圍再開標,敢降價和敢不降價的藥都有哪些?

△ 制圖:八點健聞譚卓曌
激烈市場競爭下的貼身肉搏:
沒有最低,只有更低
上輪“4+7”,許多企業摸不清規則而出局,這次回過神來,意識到只有最低價才可以中標。例如齊魯制藥,參與投標的產品幾乎都是最低價,成為類似于正大天晴在第一輪中的角色,最終有5個產品中標。
很多首輪中標的企業,這輪報價中因其他企業報價更低而被迫出局。
比如,恩替卡韋口服常釋劑型2017年公立醫療機構市場銷售額高達84.25億,正大天晴占據了市場半壁江山。雖然上輪中標,此次卻因其他三家藥企報更低價而被迫出局。
比如阿托伐他汀,去年德展健康北京嘉林以0.94元/片的價格中標,今年該企業報價降低,為0.78元/片,但半路殺出齊魯制藥,報價為0.12元/片。
與德展健康北京嘉林同樣命運的,還有京新藥業、深圳信立泰、正大天晴藥業、海南先聲藥業、禮來藥業等。
也有企業,在仔細權衡利弊之后,放棄此次競標。替諾福韋廠家安徽安科恒益藥業有限公司、恩替卡韋廠家信泰制藥(蘇州)有限公司、頭孢呋辛酯片廠家珠海聯邦制藥股份有限公司中山分公司未到場。其中替諾福韋和恩替卡韋都是用于乙肝治療的藥物,因此他們的棄標備受關注。

帶量采購擴圍再開標,敢降價和敢不降價的藥都有哪些?

從上市公司業績和股價看帶量采購
股市對中標結果反應激烈,例如京新藥業,昨天在出局瞬間跌停,下跌10.02%。

帶量采購擴圍再開標,敢降價和敢不降價的藥都有哪些?

有意思的是,2018年12月6日, 4+7帶量采購中該公司中標結果出爐時,股價也是暴跌的,當日下跌9.43%。

帶量采購擴圍再開標,敢降價和敢不降價的藥都有哪些?

從京新藥業去年12月6日以來的股價圖,可以從側面看出市場對帶量采購的反饋,大致有個從懷疑到接受的過程。

帶量采購擴圍再開標,敢降價和敢不降價的藥都有哪些?

而從業績看,帶量采購中標的藥品,銷售收入提升非常明顯。
根據京新藥業的財報,2019上半年,該公司銷售收入18.59億元,同比增長31.92%;凈利潤3.26億元,同比增長52.89%。其中成品藥實現銷售收入10.89億元,同比增長32%。帶量采購中標的瑞舒伐他汀銷售3.95億元,同比增長16%;另一個中標的左乙拉西坦銷售0.48億元,同比增長253%。
倒逼原研藥降價
史錄文表示,帶量采購的主要目標之一是讓仿制藥倒逼原研藥懸崖降價,讓老百姓在獲得療效較好藥品的同時,經濟能負擔的起。國外一種仿制藥出現后,原研藥價格都會大幅下降,但在中國,原研藥卻保持高價多年。
帶量采購改變了跨國原研藥企的戰略,一些外資藥企調整明顯,開始以低姿態參與到招采擴面中,加大降價幅度。 這次有十幾家跨國藥企參與,其中6家外企表現優異,7個品種入圍。
一些外資藥企的報價甚至低于仿制藥。例如賽諾菲,在氯吡格雷、厄貝沙坦氫氯噻嗪兩個品種上,賽諾菲的報價幾乎與仿制藥藥企報價一致。去年的氯吡格雷品種,是由仿制藥藥企深圳信立泰中標,但今年深圳信立泰卻意外出局,原研藥賽諾菲因為降價幅度提高入場。
也有一些外資藥企在某些“爆款”產品上未中標,例如瑞舒伐他汀口服常釋劑型2017年公立醫療機構的銷售額高達50億元,占據該產品最大份額的是阿斯利康,但阿斯利康連續兩輪都未中標,該品種將會有較大洗牌。
本次帶量采購迎來新入場的印度選手,印度瑞迪博士實驗室的10mg奧氮平片中標。 上海復旦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教授胡善聯在接受采訪時說,印度藥企的入局將會產生連鎖反應,有可能促使藥品價格進一步走低,對于國內藥企也是一個激勵,需要進一步提高仿制藥質量,因為仿制藥通過一致性評價后,還存在臨床治療效果差異的問題。
相關信息: